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老家的柿子树

2021-10-18 11:21    来源:炼钢厂    作者:赵世平

        前两天在早市,发现有位老者在菜市场门口摆摊叫卖新鲜柿子,我不由得多瞅了几眼那既馋人又新鲜的柿子,就是这一眼,自己的怀旧感又涌了上来,小时候摘柿子、吃柿子的情景便在脑海挥之不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老家位于渭北原上,那里气候昼夜温差较大,草木茂盛,特别适合柿子树生长。柿子树生命力也特别顽强,对土质没有过高要求。荒坡上、埝畔边、村前村后,随处都可见大小不等的柿子树,大的两人合抱不住,小的也有碗口粗,它们遥相呼应,就像散兵布阵一样扎根山水,与村庄相依、村民相伴,成为老家人的好邻居、好伙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老家人经济不宽裕,人们把柿子作为一项经济收入,十分重视摘收,每到霜降前几天,家家户户就开始忙忙碌碌摘柿子。柿子树多数很高大,摘柿子要讲究技巧,年轻人先难后易,攀上树梢,从上往下摘,上年纪的先易后难,站在低处树杈上,手够不到就用挽子。挽子的头端是弯镰,弯镰卡住有柿子的小枝,柿子树枝很脆,轻轻一拉就断。将竹笼绑在树枝上,手里的挽子在树枝缝隙里熟练地上下来回滑动,动作麻利,不一会儿就摘满了。一棵大柿子树能收获四、五百斤柿子,摘完一棵树要上上下下几十次。摘柿子季节家家户户无闲人,大人小孩子齐动手,有的采摘,有的装袋,有的挑运,忙得不亦乐乎。收获回来的柿子,一部分等待专门收柿子的人来买,一部分存放到早已搭好的柿子棚上,然后用稻草盖好,等到入冬以后自家人慢慢食用。尤其当天寒地冻时,在火炉旁烤一碗冻柿子,等到软透后,吃起来甜润可口,别提有多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家的柿子树众多,而我记忆中最深的是老家西洼埝的一棵老柿子树,村里老人也说不上这棵树的历史,只知道它是村里最大的一棵柿子树,它高大挺拔,树干有两个人合抱那么粗,树冠如伞、枝繁叶茂,一阵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,如同演奏着一首美妙动听的歌谣,让人陶醉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变迁,老家人家家户户栽种了更高效益的苹果树,而对于柿子树已经日渐冷落起来。每年深秋,田野里的柿子挂在树上,却长时间无人问津,而柿子在秋天的催化下,就像灯笼一样,远远望去,煞是好看,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老家的柿子树,虽然历经风雨沧桑,但仍默默奉献它的一切。春华秋实是老家人最大的心愿,春天播下希望的种子,秋天才能收获幸福和美满。看,在这万物凋零的季节里,那一树树火红的柿子正顽强地站在枝头,在满怀期待地迎接又一个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秋风起,思远乡;秋雨落,满地伤。老家的柿子树,是我香甜的离愁,是我满满的回忆,一直萦绕在我心头,让我钟情有加,常思常念。

下一篇:青春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12bet的备用服务器:
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党群工作部:0913-5182074 品牌营销部:0913-5182135
  
版权所有 12bet的备用服务器 © 2014 12bet的备用服务器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